• 堅持“兩個結合”是當代中國共產黨人的莊嚴歷史責任

    作者: 李君如    發布時間:2024-05-23   
    分享到 :

    5月18日,2024年國際博物館日中國主會場活動開幕式在國內首個全景展現秦漢文明緣起、發展和貢獻的專題博物館——陜西歷史博物館秦漢館舉行,當日該館正式開館。圖為近日,觀眾在陜西歷史博物館秦漢館參觀。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黨的二十大提出開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新境界的重大任務,強調這是當代中國共產黨人的莊嚴歷史責任。黨的二十大報告在總結歷史經驗基礎上,提出并闡述了“兩個結合”等推進理論創新的科學方法。在文化傳承發展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兩個結合’是我們取得成功的最大法寶”。適逢習近平總書記在文化傳承發展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發表一周年之際,我們要從“當代中國共產黨人的莊嚴歷史責任”的高度,深入學習領會“兩個結合”這一推進理論創新的科學方法和根本遵循,在新時代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

    提出“兩個結合”開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新境界

    習近平總書記第一次提出“兩個結合”,是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大會上。他在闡述“以史為鑒、開創未來,必須繼續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時候,強調在新的征程上,我們要“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用馬克思主義觀察時代、把握時代、引領時代,繼續發展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21世紀馬克思主義”。

    在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上,“兩個結合”內容兩次寫進了全會通過的歷史決議。第一處,是在總結黨開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歷史經驗的時候,明確指出以習近平同志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創立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第二處,是在闡述中國共產黨百年奮斗中積累的“堅持理論創新”這一歷史經驗時,強調“馬克思主義理論不是教條而是行動指南,必須隨著實踐發展而發展,必須中國化才能落地生根、本土化才能深入人心。黨之所以能夠領導人民在一次次求索、一次次挫折、一次次開拓中完成中國其他各種政治力量不可能完成的艱巨任務,根本在于堅持解放思想、實事求是、與時俱進、求真務實,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堅持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堅持一切從實際出發,及時回答時代之問、人民之問,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也是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在對歷史決議做說明,論述黨中央關于起草歷史決議的要求時,指出要“深入研究黨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百年歷程,深化對新時代黨的創新理論的理解和掌握”。

    在黨的二十大報告中,習近平總書記不僅指出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黨勇于進行理論探索和創新,創立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而且強調中國共產黨人從中深刻認識到“只有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堅持運用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才能正確回答時代和實踐提出的重大問題,才能始終保持馬克思主義的蓬勃生機和旺盛活力”。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二十大報告中首次對“兩個結合”的內涵和要求作了精辟闡述,并在此基礎上強調“實踐沒有止境,理論創新也沒有止境,不斷譜寫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新篇章,是當代中國共產黨人的莊嚴歷史責任”。

    習近平總書記對此還有許多論述,就以這五次論述來看,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提出“兩個結合”,一是對中國共產黨百年奮斗特別是新時代理論創新成功經驗的深刻總結;二是對新時代繼續推進理論創新的根本要求。毫無疑問,提出“兩個結合”是習近平總書記對毛澤東同志提出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思想的豐富和發展。毛澤東作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提出者,重點強調的是第一個結合,即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必須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同時,他也指出要承繼中國歷史文化的珍貴遺產。習近平總書記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進程上第一次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和“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聯結在一起、同時提出。習近平總書記之所以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后提出“兩個結合”,就是要求我們在新時代開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的新境界。這是當代中國共產黨人義不容辭的莊嚴歷史責任。

    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的必由之路

    要真正懂得堅持“兩個結合”,開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新境界,是“當代中國共產黨人的莊嚴歷史責任”,從根本上說,就要真正理解習近平總書記在文化傳承發展座談會上所強調指出的:“在五千多年中華文明深厚基礎上開辟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是必由之路”。

    “必由之路”強調的是“兩個結合”是經過中國共產黨百余年理論創新實踐反復驗證的科學結論。毛澤東在《〈共產黨人〉發刊詞》中總結黨從幼年到逐步成熟的歷史經驗時,緊扣“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問題,即黨和黨的干部能否對馬克思主義和中國實踐作統一的理解,來判斷中國共產黨成熟與否?梢,能否解決好理論與實際“相結合”而不是“相脫離”問題,和黨的前途命運息息相關。這是一個極其重要的歷史經驗。需要指出的是,毛澤東之所以那么強調理論與實際“相結合”,不僅是因為教條主義給中國革命造成了極其嚴重的損失,而且是因為教條主義在中國共產黨黨內長期盛行有其深刻的歷史和社會原因。中國共產黨是在五四反帝愛國運動推動下,在中國先進的知識分子把馬克思列寧主義和中國工人運動相結合的進程中成立的。這就決定了中國共產黨建立后面臨一個非常復雜的情況,不僅要以馬克思主義為自己的根本指導思想,以實現共產主義為自己的最高理想,又要立足中國這個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義無反顧地承擔起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使命,還要接受共產國際的領導和蘇聯共產黨的指導。也就是說,在一個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國領導革命的中國共產黨,要堅持馬克思主義,又不能把馬克思主義教條化;要接受共產國際領導和蘇聯共產黨指導,又不能把共產國際決議和蘇聯經驗神圣化;要重視實踐,也不能拘守于自身的片段經驗而不重視科學理論的指導。于是,理論與實際“相結合”而不是“相脫離”的問題,就在中國共產黨的思想理論建設和工作指導中凸顯了出來。為此,毛澤東1938年10月在黨的六屆六中全會(擴大)上根據理論與實際相結合的原則,創造性地提出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這一命題。他指出:“成為偉大中華民族之一部分而與這個民族血肉相連的共產黨員,離開中國特點來談馬克思主義,只是抽象的空洞的馬克思主義。因此,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使之在其每一表現中帶著中國的特性,即是說,按照中國的特點去應用它,成為全黨亟待了解并亟須解決的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毛澤東在提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這一命題的時候,已經提出“我們是馬克思主義的歷史主義者,我們不應當割斷歷史。從孔夫子到孫中山,我們應當給以總結,我們要承繼這一份珍貴的遺產!泵珴蓶|強調:“洋八股必須廢止,空洞抽象的調頭必須少唱,教條主義必須休息,而代之以新鮮活潑的、為中國老百姓所喜聞樂見的中國作風與中國氣派!笨梢,處理好馬克思主義與中國歷史文化的關系,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一個重要問題。1943年5月,黨中央提出:“中國共產黨近年來所進行的反主觀主義、反宗派主義、反黨八股的整風運動就是要使得馬克思列寧主義這一革命科學更進一步地和中國革命實踐、中國歷史、中國文化深相結合起來。這一運動表現了中國共產黨人在思想上的創造才能,一如他們在革命實踐上的創造才能;表現了中國共產黨人一定能夠和中國人民在一起,完成中國人民所課予的各種歷史大任!痹谶@里,以毛澤東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不僅總結了延安整風運動中重視“中國革命實踐、中國歷史、中國文化”的意義,而且總結了馬克思主義必須和可以與此“相結合”的經驗,強調這是“中國共產黨人在思想上的創造才能”!皟蓚結合”正是中國共產黨百年理論創新歷史經驗的深刻總結。

    “必由之路”強調的是“兩個結合”遵循的是辯證唯物主義的認識規律。馬克思主義認識論告訴我們,人的認識來自社會實踐,又必須回到社會實踐中去,在實踐中檢驗真理和發展真理,由此達到認識與實踐、理論與實踐的辯證統一。也就是說,馬克思主義和共產國際的決議、黨的決策和路線都是認識,這些認識要發揮作用都必須到實踐中去運用,并經受實踐的檢驗,以證明哪些是合乎中國革命規律的,哪些是不符合或不完全符合中國革命規律的,從而達到理論與實踐的統一。這就是毛澤東在《實踐論》中揭示的認識規律。我們知道,在“兩個結合”中有三個關鍵詞:一是“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二是“中國具體實際”,三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習近平總書記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和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大會等場合,反復強調“當代中國的偉大社會變革,不是簡單延續我國歷史文化的母版,不是簡單套用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設想的模板,不是其他國家社會主義實踐的再版,也不是國外現代化發展的翻版”。這段話在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通過的歷史決議論述“兩個結合”時再次被引用。也就是說,我們要堅持“兩個結合”,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必須深入思考和研究三大問題:一是,怎么科學地對待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不是簡單套用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設想的模板;二是,怎么科學地分析中國的具體實際,當代中國的偉大社會變革決不是其他國家社會主義實踐的再版,也不是國外現代化發展的翻版;三是,怎么科學地認識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繼承和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不是要簡單延續我國歷史文化的母版,而要對傳統文化實現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由此可見,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必須遵循辯證唯物主義的認識規律,在實踐中深化這三個問題的認識,才能實現“兩個結合”。

    在“兩個結合”中,實現第二個結合即“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是一個全新的課題。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之所以能夠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是因為馬克思主義反映的是自然、社會和思維的一般規律,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對于馬克思主義則是“特殊”。一般寓于特殊之中,特殊中包含了一般。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文化傳承發展座談會深刻指出的:“結合”的前提是彼此契合。馬克思主義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來源不同,但彼此存在高度的契合性。相互契合才能有機結合。而“結合”的結果必定是互相成就,造就了一個有機統一的新的文化生命體,讓馬克思主義成為中國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成為現代的,讓經由“結合”而形成的新文化成為中國式現代化的文化形態。與此同時,我們還要認識到,“相結合”的主體是具有中國人獨特精神世界和強烈民族復興意識的中國共產黨人和中國人民。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們生而為中國人,最根本的是我們有中國人的獨特精神世界,有百姓日用而不覺的價值觀!薄皩崿F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就是中華民族近代以來最偉大的夢想!痹谶@樣的主體和客體相互作用中推進的社會實踐,必定是帶有中華民族精神追求和歷史追求的社會實踐;在這樣的社會實踐基礎上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必定是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這一不可或缺的元素相結合的中國化。顯然,這樣的“結合”鞏固了文化主體性,創立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就是這一文化主體性的最有力體現。

    “必由之路”強調的是“兩個結合”揭示了以中國式現代化全面推進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根本遵循。改革開放以來,在全黨全國人民聚精會神推進社會主義現代化的征程中,從鄧小平同志強調“要懂得些中國歷史,這是中國發展的一個精神動力”,到全黨把愛國主義、集體主義和社會主義教育一起作為精神文明建設的重要任務提出來,強調要振奮民族精神、增強民族凝聚力,再到黨的十八大提出要倡導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我們越來越認識到在推進中國式現代化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進程中,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堅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問題越來越重要。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從提出“中國夢”開始,到強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已經成為中華民族的基因,植根在中國人內心,潛移默化影響中國人的思想方式和行為方式”,再到強調“文化自信”,等等,在黨的歷史上前所未有地強調要傳承和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結合起來,筑牢了道路根基,讓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有了更加宏闊深遠的歷史縱深,拓展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文化根基;打開了創新空間,讓我們掌握了思想和文化主動,并有力地作用于道路、理論和制度。

    總之,“兩個結合”之所以是在五千多年中華文明深厚基礎上開辟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開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新境界的“必由之路”,既有其歷史根據,又有其哲學依據,更有其現實根據。

    “第二個結合”是又一次的思想解放

    習近平總書記在文化傳承發展座談會上指出:“‘第二個結合’是又一次的思想解放,讓我們能夠在更廣闊的文化空間中,充分運用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寶貴資源,探索面向未來的理論和制度創新!敝挥型耆斫狻暗诙䝼結合”的創新意義,才能真正懂得堅持“兩個結合”,開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新境界,是當代中國共產黨人的莊嚴歷史責任。

    為什么說“‘第二個結合’是又一次的思想解放”呢?

    “第二個結合”破除了“西方中心主義”的思想禁錮!暗谝粋結合”是一次偉大的思想解放,主要是破除了我們黨內長期存在的主觀主義特別是對待馬克思主義教條化傾向。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第二個結合”,和“第一個結合”聯結在一起,不僅針對不從實際出發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等作風頑疾,而且破除了“西方中心主義”的思想禁錮。在學習貫徹黨的二十大精神研討班開班式上,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指出:“中國式現代化,打破了‘現代化=西方化’的迷思”。他強調:“中國式現代化,深深植根于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體現科學社會主義的先進本質,借鑒吸收一切人類優秀文明成果,代表人類文明進步的發展方向,展現了不同于西方現代化模式的新圖景,是全新的人類文明形態!闭窃谶@個意義上,我們說“‘第二個結合’是又一次的思想解放”。

    “第二個結合”破除了“歷史虛無主義”和“文化虛無主義”的迷霧。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后,中國人在精神上由被動轉入主動,那種看不起中國人、看不起中國文化的時代完結了,開始了復興偉大的中國人民文化的時代。但是,有人以我們的社會主義實踐中出現的失誤為由頭,以歷史虛無主義和文化虛無主義的態度抹黑中國革命的歷史,以輕蔑的口吻否定中華文明的價值。自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一再提醒我們,要警惕這些錯誤思潮,強調要堅定我們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在文化傳承發展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進一步分析了中華文明具有突出的連續性、突出的創新性、突出的統一性、突出的包容性、突出的和平性,深刻指出:“‘第二個結合’,是我們黨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歷史經驗的深刻總結,是對中華文明發展規律的深刻把握,表明我們黨對中國道路、理論、制度的認識達到了新高度,表明我們黨的歷史自信、文化自信達到了新高度,表明我們黨在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推進文化創新的自覺性達到了新高度”。正是在這個意義上,我們說“‘第二個結合’是又一次的思想解放”。

    “第二個結合”破除了簡單延續我國歷史文化的膚淺認識。習近平總書記反復強調,我們不僅要正確認識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設想、其他國家社會主義實踐和國外現代化發展的做法,還要正確認識我國歷史文化。在今天強調弘揚中華文明的時候,尤其要注意這一點。為此,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一個極其重要的命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如同他說的:“中國文化源遠流長,中華文明博大精深。只有全面深入了解中華文明的歷史,才能更有效地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更有力地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建設,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碧岢觥暗诙䝼結合”,一個重大的意義,就是使我們進一步認識新時代的文化使命,在新的起點上繼續推動文化繁榮、建設文化強國、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正是在這個意義上,我們說“‘第二個結合’是又一次的思想解放”。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兩個結合”的重要思想是一個重大的理論創新,反映了我們黨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發展的規律性認識,是我們破解新時代面臨的重大時代課題的最大法寶。我們要自覺地承擔起“當代中國共產黨人的莊嚴歷史責任”,深入學習領會“兩個結合”這一推進理論創新的科學方法和根本遵循,在新時代不斷開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的新境界。

    (作者系原中共中央黨校副校長)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欧美成人精品欧美一级乱黄_国产成人亚洲91_免费日本网站久久_久久中文字幕永久第一页